新闻资讯中心

【大保镖台词】相声大保镖的台词对白

  

  甲 稀松泛泛啊,那是他们。

  甲 哪能躲呀?

  乙 好。

  乙 喔,那你们去不去呢?

  甲 说句笑话。

  甲 咳,倒是有点功夫。说完话这么一矮身儿,使了一个“旱地拔葱”,噌!上去了。

  甲 我说:“哥哥,怎么这么臭啊?”我哥哥:“念疃,抛闪了。”

  迸溅,鲜血直流,斗大的脑袋掉在地下叽哩咕噜乱滚!

  甲 小小的鼠道毛贼,竟然气得我兄长拉屎!

  乙 都谁呀?

  甲 这算得了什么呀!

  乙 好——避雨呀!刀呢?

  乙 我说的呢!

  完点了颔首:“言之有理。”把枪放回原位,往那儿一站,那真是气不涌出,面不更色。

  甲 谁投降啦?

  甲 我老师家住在京西北宣平坡的下坎儿,有个虎岭儿,他老人家就是那个处所的人。

  乙 好——折啦?!

  甲 (行动)

  乙 拉啦?

  乙 是!

  乙 这叫轻功啊。

  响,呛啷啷啷一棒铜锣响娇脆,哎呀!

  甲 手、脚、眼。

  乙 嗨……,你就甭上口了,不就有贼了吗?

  甲 只气得是“三尸神暴跳,五灵豪气飞”,空挡里一使劲,噗啦啦!

  甲 (变怯口)不算把势!

  乙 好。

  甲 怎么了?

  乙 嗨!就甭调坎儿啦!

  甲 去吧,到镖局子门口一下车,老掌柜带着很多人在那儿候着呢,抱拳拱手:“二位壮士

  甲 那叫傻把势!

  乙 拉过你的——哎,不不不,不对不对,人家上阵都骑马。

  乙 保镖?

  乙 啊。

  甲 “我放下武器,你饶我不死!哇呀呀呀……”

  乙 怎么办吧?

  甲 扔院子里了。

  甲 我跟我哥哥,给我们哥俩都起名字了。

  甲 崩,拨,压,盖,挑,扎。

  乙 哦,还这么多讲究。

  甲 你想他这岁数,他练几多年了!练到这份儿说得过去。

  乙 哈,这牛也吃里爬外。

  乙 哎,身体得好。

  乙 外三合?

  乙 那你们哥俩叫什么名字?

  乙 好!

  甲 这还用说呀!

  乙 又省的练了。

  甲 练家子呀,得投名师、访高友。

  乙 我说净见刀不见人呢!

  乙 行啊,哎,西边儿上哪儿去啦?!

  乙 要练练枪。

  乙 嗨,我把这给忘了,好好好。

  乙 嗨……!

  甲 不听我这套。

  甲 反了呀,我这是给他个台阶,你要是那懂事的,你让我过去不就完了么?

  甲 “哥哥你且退后。”

  乙 那可不。

  这些能人给他护送——保镖。

  甲 眼与心合,气与力合,步与招合。有赞为证!

  乙 好嘛,傻小子。

  甲 完了完了,坏了坏了,吾命休矣!

  乙 怎么不懂啊?

  乙 没有。

  甲 正房五间待客厅,上边儿是酒楼,彩票返水,头里有个平台,那楼梯呀在紧后头。

  甲 我把牛宰了。

  乙 什么您哪?

  甲 再说了,你听我师父这名姓,他也不像卖粽子的。

  甲 这是兴顺镖局子的人来下请贴,他们老掌柜请我们哥俩去保镖。

  甲 看我身体怎么样?

  乙 那你呢?

  甲 说:“此山是我开,此树是我栽。要打此路过,留下买路财。胆敢说不字,一棍一个不管埋!”

  乙 你这身体呀,你这身体就一般了。

  甲 儿子!

  甲 光说不练。

  乙 喔,那没问题!

  甲 我这儿刚要练刀,忽然间来了块黑云彩,嘎啦啦一个响雷,“唰——”下起雨来了。

  甲 这背后还背着双刀呢。

  乙 学这有什么用啊?

  甲 原来有了贼(音:则)了。

  乙 怎么了?

  甲 先说他的家乡住处吧,就吓你一溜跟头。

  乙 这话没错儿。

  甲 你让刀砍着、斧剁着、车轧着、马趟着、牛顶着、狗咬着、鹰抓着、鸭子踢着……

  乙 是!

  乙 咱看看他。

  甲 什么叫刀枪剑戟,斧钺钩叉,鞭锏锤抓,镋棍槊棒,拐子流星;带钩儿的,带尖儿

  甲 他老人家姓江名米,字小枣儿。

  镖都有人敢保,惟有这东路镖贼人太多太广,不知二位可愿意去呀?”

  甲 喔,对!我举起扁担,大喝一声:“好贼呀,好贼!”

  甲 我那鞋上去了。

  甲 有贼了!

  乙 怎么说的?

  乙 那也没有骑牛的呀!

  甲 什么叫大红拳、小红拳、八仙拳、地躺拳、通臂拳、罗汉拳,远了长拳,近了短打,小架子猴儿拳。

  甲 空话,不穿鞋怎么练?上去扎了脚呢?

  甲 “住店更不安全,咱是连夜而行!”

  乙 好厉害——不不不,行了!别哇呀了!

  乙 是啊,应该带几个粽子来嘛。你们那儿可不就出这个?

  乙 是啊?

  甲 这有讲究。

  乙 是啊?

  甲 我在屋里避雨。

  乙 这么多人?

  甲 怎么了?怎么了?

  甲 我把那花枪可就抽出来了。

  乙 稀松泛泛啊?那可不怎么样。

  乙 行了行了,就甭“他老人家”了。不虎岭儿吗?我知道那处所,大概有个百十来户人家

  甲 有这么一天,我们哥俩在家正练武呢,来了一个生人叫门:“请问,这儿有江米小枣的

  甲 提我,提我差点儿啊。

  乙 嗨!

  乙 哦,要练练刀。

  驾到,未曾远迎,对面恕罪。”

  乙 啊!

  乙 好好好。

  甲 没有架势。

  乙 啊。

  甲 百十来户都卖粽子,卖给谁去呀?

  甲 我们哥俩押着这镖车,出了北京齐化门,走八里桥奔通州,由土坝过河,走燕郊、夏

  甲 刀交左手,怀中抱月。这叫前看刀刃儿,后看刀背儿,上看刀尖儿,下看绸子穗儿。

  乙 艺高人胆大!

  乙 多客气!

  甲 可不怨你吗?

  甲 看着是倭瓜,里边已经掏空了,填的是金银财宝,为了遮人线人——这叫暗镖。

  乙 哦,是是是。要碰上劫道儿的你们哥俩顶得住吗?

  乙 您都练过什么拳?

  乙 嗯!

  甲 学会文武艺,货卖与识家。

  甲 连盒带药,连工带料,你吃了我的大力大举丸。

  乙 他又绕过去了。

  乙 哦!

  乙 金坨子!

  乙 嘿!还真有两下子。

  乙 卖——卖废铁呀?那我也会呀!

  乙 那管什么用啊?

  乙 是!

  甲 “拉过我的牛来!”

  乙 嚯,还拉个云手。

  乙 这倒省事了嘛!

  落地倒是连点儿声音也没有。

  甲 嚯,够高啊!

  乙 不怕他!

  甲 没钉鞋带儿。

  甲 不是,卖弄卖弄,练两下子。

  甲 这时候才显我的本事呢!

  甲 这是兵刃。

  甲 迎贼而上?

  甲 这贼是爷儿俩一块儿出来的。

  涮者为棒,前把为枪,后把为舵,大杆子占六个字。

  乙 嗨,孙膑那牛是五色神牛,能腾云驾雾。

  乙 怎么说的?

  乙 那就歇会儿吧。

  乙 喔,他叫什么名字?

欢迎广大彩民朋友登入彩票反水网,时时彩票反水平台,彩票平台反水,博彩信誉网官方网站,老时时彩网站,北京PK10交流网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