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资讯中心

涉黄后又陷入造假丑闻 直播平台到底怎么了

  

(原标题:涉黄后又陷入造假丑闻 直播平台到底怎么了)

摘要:近来,映客、斗鱼、花椒、熊猫TV等视频直播如井喷式爆发,据不完全统计,截至2016年5月31日,国内网络直播平台高达250家,直播用户数量已超过2.4亿人。资本疯狂追逐、热钱大量涌入,成为媒体和投资人的宠儿。繁荣背后,直播平台也开始出现各种问题,先是主播的行为不雅倒逼网信办相关禁令的推出。然而防不胜防,数据造假、游戏代打等丑闻,又开始相继浮现了。

据《新闻晨报》报道,前一段时间直播APP刷数据被疑造假,“直播平台黑屏3小时,21个粉丝仍不离不弃”。更有人称,机器人粉丝、注水刷数据已成为网络直播行业公开的“潜规则”。

网络直播有哪些“假”

一、阿怡代打风波

近日,LOL知名女直播阿怡大小姐代打事件闹得满城风雨,连王思聪都加入了骂战。最终此事以阿怡大小姐重开直播公开道歉、公布幕后代打暂时告一段落。

“阿怡大小姐”本名刘佳怡,被爆直播时并未亲自打游戏,而是请专人代打,再自己同步解说游戏画面。事件经过20多天的发酵,6月9日晚,她在微博首次承认,确实“存在部分代打行为”。她同时称,将捐出所有直播中得到的礼物。  律师认为,女主播刘佳怡或涉商业欺诈。值得注意的是,有著名游戏主播爆料,“国内直播代打满街跑”。

二、在线人数如何造假

在线人数和观看人数是衡量一个主播受欢迎程度的参照因素,如果看客足够多,主播页面就会被看客们集体“拖拽”到排名靠前的位置,从而被更多看客注意到。而媒体爆料显示,“足够多”的看客很可能是刷出来的。

据报道,在线人数和观看人数有两种方法作假,“自己买”或者“平台改”。

所谓“自己买”,就是自行在淘宝上购买粉丝,有专门卖直播间人气数量的,想刷多少想买多少都随你,和微博买粉丝数量类似。在有些直播平台,在线观看人数可以兑换成主播的直接收益。

至于“平台改”,就是在直播平台想包装、推广某位主播或某个直播节目时,就在节目的数据上做点手脚,“稍微加一点人气”。甚至有媒体报道,直播平台会建立一个数据模型,依据直播的各项数据,综合“动态调整”主播的在线观看人数,而不是简单地在实际观看人数上“加个零”。

三、“打赏”是真的吗?

很多直播网站都为观众开辟了给主播“打赏”的通道,而“刷打赏”也成为经纪公司、直播平台和网红之间创造“GDP”的手段。

比如,网红经纪公司花2000万人民币向直播平台充值,取得五折优惠后,相当于得到了4000万虚拟货币,再将这4000万虚拟货币花在自己旗下的网红账号,随后,4000万的收入和直播平台五五分成,经纪公司就可以得回付出的2000万,也就是说,经纪公司其实并没有损失,但却捧红了自己的网红,同时网红账号收获了大量流水,直播平台也得到了大量的“人气”。

四、页面特效只是小儿科

页面的特效是假的。当然,这根本不需要法时小编告诉你。在现如今这个P图看脸的时代里,谁也不会相信直播中出现的特效了,它无伤大雅,也多半不涉及人格道德层面,彩票平台哪个比较好,只能算是直播造假中的“小儿科”,充其量只为博君一笑。

问题很严重 网友很生气

今年的315晚会,央视曝光了淘宝网、大众点评、美丽说等三个平台的刷单行为。在这些平台上,部分商户存在刷单现象。只要商家支付商品的本金和刷客的佣金,刷手们就能按照商家的要求完成刷单和刷信誉的任务。

刷单已经成为电商行业的“潜规则”,甚至有种声音认为“专家不刷单就活不下去”,电商行业的好评、信誉也随着刷单行为的公开化而一落千丈。而网购刷单邪风尚未祛除,这种恶习又被传统刷单平台带到了新兴的网络直播领域。据报道,近来,刷单组织开始提供新的服务——为网站和APP提供注册用户的数量。

直播行业目前大体分三种:游戏电竞直播、视频直播、电商平台直播,盈利的模式也无非三种:广告、卖货以及打赏收入,但这些收入根本无法支撑平台一年数亿元的成本——据报道,单单带宽成本,一线直播APP的月成本就要在2000万元左右!

现在,直播平台多数还处于烧钱的阶段。比如,映客拿到了2016年BIGBANG演唱会的全程独家总冠名,据说仅三场演唱会直播花絮的签约费就花了2000万元。王菲今年12月30日将在上海举行演唱会,所有合作都谈妥的情况下只剩下直播平台仍在磋商,据说阿里星球曾开价1亿元试图拿下独家直播权。

为了在巨额投入后迅速见到“巨额”产出,直播平台用尽“手腕”,各种数据造假应运而生。而与此同时,目前我国对于直播平台的管控办法,也只是对于主播行为的约束,而对于直播内容统计数据真实性,除了后台监测人员,其他人都是“雾里看花”。

拿不出诚信 还做什么直播

直播的魅力在于“所见即所得”,如果直播的整个流程充斥着人为操控,除了会混淆网友,形成各个直播平台数据造假“大比拼”的恶劣生态,更是对真正有才华的主播的不公正——到现在为止,我们只见到了一个PaPi酱横空出世,究竟是有个性有才华的人才稀缺,还是网友的空幻的群体狂欢,淹没了他们的埋头苦干?

直播平台和主播的数据造假行为,除了涉嫌欺诈外,还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。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九条规定,经营者不得利用广告或者其他方法,对商品的质量、制作成分、性能、用途、生产者、有效期限、产地等作引人误解的虚假宣传。

视频直播的意义除了其天生的本质——“还原事实”之外,更多的是改变了传统的传播方式。网络直播是新兴事物,监管虽略在滞后但正在逐步介入,值此“直播乱世”,仅把直播作为赚钱机器甚至不惜愚弄公众,就等于是把这个新兴行业向悬崖的边缘推了一把。而一旦直播被玩儿坏,从主播到平台到观众,不会有赢家。

欢迎广大彩民朋友登入彩票反水网,时时彩票反水平台,彩票平台反水,博彩信誉网官方网站,老时时彩网站,北京PK10交流网站。